新国学网:黄佳:游走于主流的“边缘人”_黄佳-艺琅国际--的是-艺术家-具象

编辑:陈耀杰 来源:雅昌网
 

艺术家黄佳在向批评家栗宪庭介绍作品

  “我感觉自己是一个边缘人”艺术家黄佳在接受采访时讲到。

  八九十年代她的创作是具象的,非常的具有思辨性、精神性,充满了力量感,如果只看作品的化,很难想象是一位女性艺术家创作的,而一些展览常常讲她归到女性艺术中去,但她并不认为自己的创作是女性艺术;另外一方面,由于她的创作一直在寻求突破和转变,最终走出了一条由具象到抽象的道路,这也造成了她游离于早期具象艺术的群体,而一直从事抽象艺术创作的群体,对于这一个外来的闯入者似乎并不怎么欢迎,更年轻的一代将她当作师长前辈,所以黄佳讲到自己是一个“边缘人”,但她很享受这种状态,因为这使得她更加的纯粹,可以更加专注的创作艺术,做一位艺术家,而不仅仅是做艺术的人。

艺术家黄佳与收藏家唐炬

  2018年7月7日,“20180707”黄佳新作展在艺琅国际开幕,此次展览呈现艺术家黄佳最新创作的十几件抽象艺术作品。

  85美术新潮时期开始,黄佳的创作就呈现了一种完全属于个人内心表达的感受和领域。《女人与皮鞋》系列和《女人与烟灰缸》系列作品将画面 多余的杂物清除、除净,为女人轮廓清一块思想空间,似乎只专心致志地刻画一个年轻女人在一个静态固化的不断生成的封闭空间里,或者说不自觉的关注了女性性别意识。随着改革开放政策的不断白热化程使我们每个人的生活背景与精神指向都大大不同于以往的任何时刻,在黄佳的作品中我们看到了女性内心世界中最复杂柔弱的一面,精神最极度扭曲的一面,幻象成一组组看似支离破碎的画面解剖开来,让我们直面到女性在现实生存中必须承受到残酷无情的一面。以女性的敏感很真诚地刻画了改革开放后现代城市女性的特殊精神风貌。

艺术家黄佳在向批评家杨卫介绍作品

  从2004年开始,黄佳试图改变自己,开始关注于身边细小的事物,一个小小图钉、回形针、挂着的小毛刷、冰箱上浮着的小水滴、那些排列有序的凹凸点,虚虚幻幻的小玩偶。之后创作的《疑点系列》使观众在面对作品时 首先就产生一种对于画面的怀疑心理,进而引申对周围的客观世界产生更多的疑问。

  关于转变和创作,黄佳表示:“我是一个毫无方向感和次序感的女人,在生活和工作中我一直在恪尽职守,像钟摆一样梭巡于工作和家庭之间。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开始有意地将心理意识的问题屏蔽掉,从繁琐的生活抽离出来,每天重复的在同一块色域上不断涂抹中找到自我拯救的力量。因此我将造型语言精炼化、纯粹化,减少到最小的基本的线和面,运用笔触的韵律不断重复在触摸画布的细枝末节中,在不知不觉中隐现出细微之间的色润变化,将作品本身的形式注入了富有特色的暗示性意义,也是我感受到时间痕迹与色之间和空间层次的体验。观者在看的过程中分不清绘画与现实的瞬间感觉,这种亦真亦幻的变化带有神秘色彩,人们用看及想象延续创造,成为作品的一部分。事实上,形式本身并不太重要,它会成为整个作品的语法。”

现场嘉宾合影

  在近几年的创作中,黄佳开始运用简洁的线,将作品本身的形式注入了富有特色的暗示性 意义和对情感状态的体会,将造形语言精炼化、纯粹化,减少到最小的基本点或者线,以唤起观者丰富的感受和认知。希望运用极简的点、线、面,在画布中建立一种整体的关系 ,并由此产生更大的想象空间。“点”和“线”可以理解为“幻觉的存在”,观者通过仔 细审视作品每一处微妙的变化的同时,把真实和虚幻的现实世界对于生命的侵蚀看得仔细 而模糊。作品中看似空白的地方,却正是画面里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人们用存在,看,及 想象延续创造,成为作品的一部分。事实上,形式本身并不太重要,它会成为整个作品的语法。

黄佳《2017.3》,30x30cm,布面丙烯,2017

  艺术网:首先请您介绍下此次展览。

  黄佳:我作品的各个系列基本都进行了展示,可以看到凹凸系列、线系列以及装置作品,整个展场就是一件作品,它们是一个整体。

黄佳,《2017.冬》, 100x100cm,布面油画,2017

  艺术网:其中,我们可以看到您以线为主要元素的创作,这部分您是如何考虑的?

  黄佳:我爸爸是画国画的,祖父母去世的时候,他就用炭精笔把照片画的跟真人一样,就是那时候开始,觉得即便是很简单的一根线,也能直达内心。还有就是小的时候,母亲每时每刻都在用线编织衣服,这种记忆对我影响很大,我要把这个线画下来。

  2008年做了个展,当时创作总感觉还有一些大师的影子,并且和其他艺术家的创作也有重叠,所以就把线引入到作品里面,刚开始的时候,画的比较实,观众在观看作品时总是谈论这线是真的还是假的,这违背了我创作的初衷,所以在后面的创作里面,开始慢慢的简化变成虚化。

黄佳,《好像不等距》装置,160x160x24cm,综合材料,2018

  艺术网:装置作品“好像不等距”您想要探讨的是什么?

  黄佳:有一天,我儿子拿了很框子,丢在家里面,这个框子我我丢也不是不丢也不是,就不断的叠加,在叠加的过程中也产生了一种虚拟的感觉,然后我就用线把它们缝了起来,做了一批作品。

  此外,这也源于我之前创作的作品系列里面有一批画的是山,用尺子去量着画,力求准确,但最终还是有偏差,这也是我创作“好像不等高”的原因,此次展出的是“好像不等距”也是如此,我们眼睛所看到的并不是真实看到的,我们永远不可能达到真实。

黄佳,《2017.24#》, 25x30cm,布面丙烯,2017

  艺术网:您似乎非常喜欢创作小尺幅作品?

  黄佳:大的作品不是很方便,工作室有限,小型作品更适合我,一遍一遍的刷颜色,慢慢的调节,所以说我的作品和时间、空间有关。

  艺术网:在您看来,抽象艺术创作最重要的是什么?

  黄佳:我是属于生活型的艺术家,有两个小孩两个小孩要管,要工作赚钱养家,没有整块的时间去创作,所以就抽时间创作,深圳的环境不像北京,非常的潮湿,作品干起来非常的慢,但有时候我非常的着急,就想创作,但这往往会让我把作品毁掉,所以这么多年养成了很好的控制力,抽象艺术创作,需要的是整体把握,只专注于局部的话,就会把作品给破坏掉,我就经常犯这种错误,总是不满意想要调整,有一点瑕疵,破坏了整个画面的节奏感。

  作品最主要的是里面的精神内核,用手一遍一遍创作,作品会有生命的温度,我很喜欢中国人的这种哲学方式,内敛而不外露,好的作品是往里收的。

黄佳,《2015.11》,80x80cm.布面油画,2015

  艺术网:看您八九十年代的创作,属于具象艺术,并且创作的非常好,为什么会转向纯抽象艺术?

  黄佳:很多人看到我的变化都会有这个疑问,但是我整个创作脉络是一脉相承的,并不是突然就走到抽象的,八十年代作品里面已经蕴含了抽象的基因,作品中的阴影,色彩等等,还有对情绪的东西的迷恋,以及一些构成性的东西,已经在进行了,只不过是没有单独的拿出来创作。2000年左右,的创作更生活化,开始将单个事物拿出来进行创作,一些记忆中的物件,其实已经有了抽象的形式,所以说,我并不是抽象火了之后才开始画抽象的。

  很多时候,我感觉自己是一个边缘人,既游离于85之后具象艺术传统的圈子,也有游离于抽象艺术的群体,同时和更年轻的一代在一起,又显得有一定的隔阂,在他们心中我是师长前辈,但也正是这种游离让我可以更加的纯粹和专注。


关键字: 内容标签:抽象艺术,黄佳,艺琅国际,,的是,艺术家,具象抽象艺术 黄佳 艺琅国际 的是 艺术家 具象
下一篇:一川烟草满城絮_出梅时节新“金彩”_金彩画廊-出梅--布面-作品-艺术||上一篇:荣宝斋画院|首届书画艺术品鉴赏与投资高级研修班招生简章_-鉴赏-荣宝斋-鉴定
分享到
您可能还喜欢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