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学网:季玉年:别人都跟潮的时候_我反而慢慢来_画廊-季丰轩-季玉年--卡特-美术馆-艺术

编辑:梁侨 来源:雅昌艺术网专稿
 

  当香港毕打行集中了汉雅轩、高古轩、Ben Brown、艺术门等六家顶级画廊,成为艺术爱好者必打卡之地;当HQueen’s轰轰烈烈地筹建,被誉为香港艺术新地标,受到狂热追捧时,位于中环雪厂街的本土画廊季丰轩仿若处于艺术旋涡之外的“世外桃源”,就算在3月巴塞尔的热闹非凡中,它也未曾改变一直以来的节奏:认认真真研究,踏踏实实办展。

位于中环雪厂街的季丰轩

位于中环雪厂街的季丰轩

  当笔者见到季丰轩的掌舵人——季玉年女士时,霎时明白这份处变不惊的淡定从何而来。“现在大家都爱跟着潮走,可艺术哪有什么潮呢?好的作品,有学术价值和历史价值,那就一定有市场价值,我开了那么久的画廊,从来没想过跟什么潮,只会选艺术家和作品。”

  当年中国当代艺术最高潮的时候,季玉年亲眼目睹了拍卖的火爆,人山人海,挤不进一个位置;而20世纪艺术版块却门可罗雀,一幅大尺幅的赵无极作品根本没人跟她抢,300多万就拍到了。回想起来,季玉年对于这样的潮流,很不感冒,她隐约觉得,新买家刚进场容易兴奋冲动,大部份是听别人说就买,没花时间好好研究。

季丰轩的掌舵人——季玉年女士

季丰轩的掌舵人——季玉年女士

  “我为何在那时对赵无极有信心?因为我扎实研究了他的一生,晓得他在抒情画派里如何创新。他每张画都很用心在创造,绝不含糊应酬市场的需求。加上他的作品三分之一都给美术馆收藏,在他基金的文献库里清楚列明,而且跨国展览之多,出版之多,是海外华人艺术家在全球知名度最高的。”

  在今年巴塞尔期间,季丰轩举办了“灵魂如风.生命如雪”艾轩近作展。展出艺术家艾轩近年创作的29件跨越不同媒介的杰作。艾轩被视为“中国写实画派”的创始人及先驱,在谈到他时,季玉年的眼中流露出掩饰不住的欣赏,“艾轩作品在拍场上的价格一直很平稳,没有突然炒得很高,好的作品可能拍过2000万,但一般不错的作品也不怎么流拍。我二十年前认识他,当年他买了京城好区的一幢别墅,配上好的家具,谁都羡慕。那时觉得他作品卖得好,挺讲究生活质量。但以后每年去他家还是那个老样子,他还是住在那儿,吃饭的桌子还是二十年前那张,原来他是一步到位,之后都不再花精力来琢磨生活上的琐碎事。他生活非常有规律,每天到工作室,最喜爱做的事就是画画。我认识他那么久,他生活简单而身心放松,但在绘画上, 他是挺有要求, 精益求精。”

艾轩 2016 《刀客》 130 x 95cm 油彩布本

艾轩 2016 《刀客》 130 x 95cm 油彩布本

  从季玉年的身上几乎看不出岁月的痕迹,但季丰轩,已经扎扎实实走过了27年。如果说,方毓仁的入行是因为与吴冠中的深厚交集,张颂仁经营汉雅轩是因为留学英国的西方艺术背景,那么季玉年的入行显得那么的简单。16岁去加拿大念书,一直学习并从事金融,不到30岁已经年薪过300万的她,仅仅因为喜欢,就这么“痴情”地在这一行留了下来。“我爸爸是生意人,他很实际地觉得梦想可以追求,但趁年轻时先得打好经济基础,发梦得有资源。因为老爸的家训,我30岁前拼命挣钱,买了一间小房子,心里觉得踏实有安全感。之后,就没有什么物质上的欲望,一头就栽进去寻梦。”

2000年 上海美术馆举办《卡特林四十年回顾展》,季玉年(右一) 与艺术家卡特林 (Bernard Cathelin) (右二) 在上海美术馆户外宣传板前留影

2000年 上海美术馆举办《卡特林四十年回顾展》,季玉年(右一) 与艺术家卡特林 (Bernard Cathelin) (右二) 在上海美术馆户外宣传板前留影

  但只靠热爱,并不代表季丰轩可以一帆风顺。97年金融风暴,这是香港第一回房价跌得厉害,又踫巧刚回归中国,大家心里没底,经济差得很,那一年画廊生意很差。艺术这门行当就是这样,只要经济一不好,第一个就受波动。季玉年深谙这一规律,但就在这困难的时候,她依旧坚持!

  “在经济不好的时候,有些画廊会改变路线去代理一些相对年轻或海外艺术家,带装饰性而价格便宜比较适合大众。但我认为画廊的定位很重要,既是立志想成为一家专业有学术水平的画廊,这目标就不能改。为了维持画廊不变的经营路线,我开了另一家公司去替企业做艺术顾问,靠顾问费维持画廊的开销。”

2003年,季玉年(左一)在香港大学美术博物馆《线韵悠扬——莫迪利阿尼的绘画和雕塑展》开幕现场

2003年,季玉年(左一)在香港大学美术博物馆《线韵悠扬——莫迪利阿尼的绘画和雕塑展》开幕现场

  2003年SARS时候又是另一考验,肆虐的那九个月,几乎没人来画廊,展览没客户,生意一落千丈。“但那九个月反而是我读书最多的时候,SARS结束之后,我觉得更充实,方向感更清晰。深深体会到这行业是艰苦的,如果只抱着纯粹赚钱的目的去经营,成效、意义不大。只有出于对文化艺术真正的热情,在精神上有收获,那这回报就很划算。” 季玉年认为,市场里大部份买家是消费形的,看到喜欢而又负担得起就买,挂在家里赏心悦目就好;而收藏家是做了功课,会进行系统性的收藏,还会对艺术家的整个创作理念进行深入研究。“比如当代水墨艺术家李华弌,有藏家读我们出版的李华弌跨24年的作品集,就会联络我们深聊他的看法。严谨的藏家都晓得自己在买什么。新进的藏家会对具专业性、有历史的画廊投以信任,购买画廊代理的艺术家。”

李华弌 2017 《翔翥 》212x376cm 一对三折金箔地屏风(相连)水墨纸本

李华弌 2017 《翔翥 》212x376cm 一对三折金箔地屏风(相连)水墨纸本

  经过多年累积的经验,季玉年会从三个方面考虑选择艺术家:一是才气;二是艺术家的理念和原创性;第三,对艺术的持久热情。她觉得安静、勤奋、有内涵的艺术家往往在创作上有不断的进步。

  画廊和艺术家的关系,在季玉年看来,既是商业伙伴,也是挚友。大部份艺术家虽然极具才华,但极需画廊的持久推广并建立新收藏家群,如没有长期合作的关系,很难在短时间内建立好的名声。长期的关系才能有足够的信任,令彼此在好境、逆境齐渡难关。

  季玉年也不停学习,四处看美术馆的展览,读书。她希望和艺术家交流时碰撞出新的思维,和藏家对话时有深度。

潘公凯 2016《野趣图》203cm×138cm 水墨设色纸本

潘公凯 2016《野趣图》203cm×138cm 水墨设色纸本

  季丰轩代理的艺术家量不多,一般都是长期的合作关系。而这个过程中,梳理、整理、研究,深入呈现整个艺术生命历程始终都在不紧不慢地进行着。所以,你很难在季玉年的神情中看到所谓的焦虑、慌忙,她似乎永远都保持着一个自己有把握的节奏,“我不去追‘量’,也并不太担心业绩,因为我选择的是优秀的艺术家,只要好好去做,销售成绩一定会逐渐提升。”当然,她还在寻找能长期合作的艺术家。

  今年H Queen’s轰轰烈烈的开张,几家国际大画廊进驻香港,多多少少对香港本土画廊有所震动,与她聊起此事,她认为:“良性竞争带来提升,那么多国际一级画廊的分行在香港,证明香港是亚洲艺术中心,也带动更多人来香港。外国画廊年资较长, 已在行业经营一段时间。他们提升了香港的国际形象,有竞争、有比较才有进步。 现在我们每一场展览都挖空心思去做,希望给观众耳目一新的感觉。H Queen’s或其他画廊的展览,我常常去看,我不仅看展览,也学习每人的优点。至于西方艺术家,坦白说我也不是完全看得懂,但我并不排斥去了解和学习。”

谢景兰 1968 《随风飘逝》 195 x 194cm 油彩布本

谢景兰 1968 《随风飘逝》 195 x 194cm 油彩布本

  季玉年的热情活力、开放学习的态度、精益求精和坚持的原则,让她在这行生存了27年, 也让季丰轩一直秉持着一种勇于开拓但又不随波逐流的精神,这样的精神,让艺术家放心、让藏家安心,也让自己更有信心。季玉年坦言,香港是一块福地,她见证了文化艺术在香港逐渐提升及被重视。西九M+、故宫的成立以及其他机构的支援,令文化大有发展的余地。她非常珍惜和感恩有幸进入这个行业,更希望看到更多年轻一辈也投身此行业,继续推动香港的艺术发展。

图片来源:季丰轩


关键字: 内容标签:香港,画廊,季丰轩,季玉年香港 画廊 季丰轩 季玉年
下一篇:上海最胖壁画舞女“C位出道”_如何组建一只唐代乐舞天团?_莫高窟-乐舞-徐汇艺术馆-壁画--敦煌-唐代-舞蹈||上一篇:2018年艺博荟首届全国原创艺术大奖赛启动_-青年-艺术品-作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