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新国学网:雎安奇最新个展:“道”与“丸”的相互塑形关系_光社影像中心-道和丸-录像装置-作品-装置-展览-会议桌

编辑:罗书银 来源:雅昌网
 

雎安奇(右二)在展览开幕式现场与嘉宾合影

雎安奇(右二)在展览开幕式现场与嘉宾合影

  ()2018年9月22日,雎安奇个展“道和丸”在北京光社影像中心开幕,展览由董冰峰担任学术主持。展览展出了近两年艺术家的代表影像作品,包括《比体温低1.5-2℃》(2018)、《R级:观癖》(2017)、《咏舞》(2017)、《大字》(2015),以及一件全新的与展览同名的装置作品《道和丸》。

《道和丸》展览开幕式现场

《道和丸》展览开幕式现场

  此次展出的几件作品彼此相关:展厅入口处放置的是最新创作的《道与丸》,作品名字实则是男女性生殖器的简称。一层展厅放置了两件作品,进入展厅的第一件作品《比体温低1.5-2℃》拍摄的是不同男性的生殖器细节;另一件作品《R级:观癖》则拍摄的是一位男性在观看女性的生殖器。二层展厅的影像《咏舞》拍摄的是男女“共舞”的一个私密场景;单频录像作品《大字》是展览的压轴之作。通过这些作品,艺术家试图探讨“道”与“丸”相互的塑形关系。

《道和丸》

《道和丸》

  新作《道和丸》这件装置,艺术家制作了数千个名为“道和丸”的传统蜡装密制药丸,并将其放置在成为古董的米斗中。“丸”在这里即可称之为药又可隐喻一种器官,米斗作为一种量器,其承载功能即为规则也可隐喻一种器官,有如规则和伦理对于爱和欲望的规训作用。而两者之间的“和”仿佛制衡两端的天平,成为两者间得以相互流通的通道。这件作品是整个展览主题的指引。

《比体温低1.5-2℃》6通道无声彩色录像装置  单人床、液晶电视,  2018

《比体温低1.5-2℃》6通道无声彩色录像装置 单人床、液晶电视, 2018

《比体温低1.5-2℃》6通道无声彩色录像装置  单人床、液晶电视,  2018

《比体温低1.5-2℃》6通道无声彩色录像装置 单人床、液晶电视, 2018

  《比体温低1.5-2℃》把男性生殖器的局部放大,它们来自不同年龄的男性,艺术家将这一生殖器细微的变化速度加快,其跳动的频率某种程度上契合了人心脏跳动的频率。艺术家将这些器官涂上不同的颜色,模糊掉其本来的特点,使观众可更加集中于观看它不断“蠕动”的过程,如同仔细观看一只毛毛虫在运动的过程,正如生命的状态。

《R级:观癖》  12通道彩色无声录像装置  <a href=http://www.sinology.cn/mess/w18huiyi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会议</a>桌、椅子、监视器、收藏级喷墨打印,  2017

《R级:观癖》 12通道彩色无声录像装置 会议桌、椅子、监视器、收藏级喷墨打印, 2017

《R级:观癖》  展出场景

《R级:观癖》 展出场景

《R级:观癖》  12通道彩色无声录像装置  会议桌、椅子、监视器、收藏级喷墨打印,  2017

《R级:观癖》 12通道彩色无声录像装置 会议桌、椅子、监视器、收藏级喷墨打印, 2017

《R级:观癖》  12通道彩色无声录像装置  会议桌、椅子、监视器、收藏级喷墨打印,  2017

《R级:观癖》 12通道彩色无声录像装置 会议桌、椅子、监视器、收藏级喷墨打印, 2017

  与《比体温低1.5-2℃》相对应的《R级:观癖》,拍摄一位男性以一种研究的姿态细致地观察女性的生殖器。艺术家特意将画面处理成带有各种颜色的方式来呈现作品,弱化掉本来应该具有情色关系的场景。而影像中男性明目张胆、细致入微地观察,使画面看起来显得异常惊悚。在布展上,艺术家模拟了一个会议室场景,每一张座椅前放置一个屏幕,当充满兴趣的观众坐在椅子前细细观看影像时,“窥探”的观众与作品本身之间形成了一种互相呼应的关系。

《咏舞》截图 四通道无声录像  2017

《咏舞》截图 四通道无声录像 2017

《咏舞》截图 四通道无声录像  2017

《咏舞》截图 四通道无声录像 2017

  《咏舞》在呈现上与作品本身亦有呼应:它被放置在一个密闭的空间,作品拍摄的亦是一个封闭的场景,这是艺术家用红外摄像机在成都一个地下舞厅偷拍的。影片里,男女相拥舞蹈的场景具有多重的暗示。观众隔着窗口观看这件作品时,被调动起来的是另一种窥探欲,这里是某种真实的社会面向,亦夹杂着多重复杂的欲望、现实。

《大字》截图  双通道高清有声录像  17分钟  2015

《大字》截图 双通道高清有声录像 17分钟 2015

《大字》截图  双通道高清有声录像  17分钟  2015

《大字》截图 双通道高清有声录像 17分钟 2015

展览现场

展览现场

作品细节

作品细节

  《大字》以一架无人机高空拍摄新疆戈壁滩上写的许多具有标语性的大字,而这些字是在1968年由上万个人花了一年的时间用戈壁滩上的石头堆砌而成。影片里,在同一年发生在全世界各地的重大历史事件亦穿插其中。在此次展览中,艺术家特意将这些构建奇迹的不计其数的碎石从新疆拍摄现场运至展厅,与作品形成互文。

  作为一位当下活跃的年轻导演,雎安奇独特的创作方式不仅解构了电影,亦打破了电影与当代艺术两个领域的界限,为今天的实验影像提供了新的思考。而其表现方法的幽默感、欲言又止的处理,使其创作具有不同层面的启示性。

  此次展览将展出至2018年11月22日,展览期间,三部雎安奇的电影作品:《失踪的警察》、《诗人出差了》、《北京的风很大》将会举办专场放映活动


关键字: 内容标签:雎安奇,光社影像中心,道和丸,录像装置,,作品,装置,展览,会议桌雎安奇 光社影像中心 道和丸 录像装置 作品 装置 展览 会议桌
下一篇:我只是热爱:毛旭辉全新个展于北京索卡艺术中心揭幕_周婉京-毛旭辉-靠背椅-色粉-西双版纳-油画||上一篇:浦东商业新地标LCM开业_大英博物馆流动体验馆同期启动_LCM-执行董事-商业-集团-地标
分享到
您可能还喜欢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