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editor

    宗教门户网:吉哈德的精神意义_-内在-平衡-自己的

    分类栏目:伊斯兰资讯

    条评论

    【扎伊尔德·侯赛因·纳赛尔 著】

    “为我而进行吉哈德的人,我必定指引他们我的道路,真主确是与行善的人同在的。”(《古兰经》29:69)

    “你们已经从小的吉哈德回到了大的吉哈德。”(圣训)

    阿拉伯语的吉哈德(jihad)一词通常作为圣战被翻译成了欧洲语言,这样的翻译更多的是基于它在伊斯兰教中的法律用法,而不是它在《古兰经》和圣训中更普遍的意义。吉哈德是从词根jhd/哲赫德派生出来的,它的主要意义是努力奋斗或发挥自己。它被错译成圣战,再加上在西方普遍存在的伊斯兰教是“剑的宗教”的错误观念,说明掩盖了它的内在和精神意义,并扭曲了它的内涵。

    过去一个世纪,特别是过去几年,在历史舞台上出现的伊斯兰世界中的一系列运动往往相互争斗,甚至相互强加于人,他们使用吉哈德一词或其派生形式之一,这并没有说明人们认识到其传统意义的全部含义,而传统意义本身才是我们关心的问题。相反,最近穆斯林对吉哈德含义的歪曲甚至完全颠倒,使得人们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难以深入了解这一关键的宗教的和精神的概念。

    为了理解吉哈德的精神意义及其在伊斯兰教所理解的人类生活中几乎每一个方面的广泛应用,那么我们必须记住,伊斯兰教建基于在人的存在之内以及在人类社会中建立平衡的理念之上,在那里他发挥作用并实现他尘世生活的目标。这种平衡是神的正义在地上的反映,是人类领域和平的必要条件,是灵魂向和平飞去的基础,用基督教术语来说,这种平衡是"超越人所能理解"的基础。如果基督教道德认为精神生活的目标和它自己的道德是基于向基督所体现的完美和理想的垂直飞行,那么伊斯兰教则将其视为建立内外平衡的必要基础。

    几个世纪以来,伊斯兰社会的稳定、伊斯兰教法所体现的伊斯兰规范的不变性和传统伊斯兰文明的永恒性是其永久不变的原型的结果,这一切都反映了平衡的理想及其实现,这在伊斯兰教法(或神圣法)的教义以及伊斯兰艺术作品中是如此明显,这种平衡是与伊斯兰教的名称密不可分的,因为它与萨拉姆或和平有关。

    然而,在这个世界上保持平衡并不仅仅意味着一种静态的或消极的被动,因为生命的本质意味着运动。面对瞬息万变的世界的突发事件,面对时间的枯萎效应,面对陆地生存的变迁,要保持平衡就需要不断地努力。这意味着在生命的每个阶段都要进行吉哈德。人性就是这样,由于肉欲灵魂或激情赋予了健忘和对我们不朽灵魂的征服,个人和人类集体的生命进程都隐含着永恒的危险,即失去平衡,失去生命。陷入不平衡状态这一事实,如果继续下去,只会导致个人层面的崩溃和小区生活大规模的混乱。

    为了避免这一悲惨的结局并实现人类状态的圆满实现,即实现统一(al-tawhid/陶黑德)或完全融合,穆斯林作为个人和伊斯兰社会的成员必须进行吉哈德,也就是说,他们必须在生命的每一刻都要努力与那些力量进行内外的斗争,这些力量如果不加以打击,就会破坏这种平衡,而这种平衡是人的精神生活和人类社会运作的必要条件。如果社会被看作是一个带有神圣规范印记的集体,而不是一堆相互对抗和对立的单位和力量,这一事实尤其正确。

    人既是精神上的存在又是肉体上的存在,既是一个对他自己而言的微观世界,然而他也是一个社会中的一员,在这个社会中,他的某些方面得以发展,他的某些需求得以满足。他即刻拥有一种智力,这种智力的实质最终是一种神圣的属性和情感,既可以掩盖他的智力,也可以唆使他寻求自己的起源。在他身上既有爱又有恨,既有慷慨又有贪婪,既有同情又有侵略。

    此外,到目前为止,已经存在着不止一种,而是若干种“人文科学”,有他们自己的宗教和道德规范,有他们自己的联系纽带的国家、民族和种族团体。因此,吉哈德实践在外部世界的多样性和人类生存的变迁中得到了应用,在政治和经济活动以及社会生活领域产生了许多影响,并参与到人类世界所特有的外部复杂性的层面之中。

    从最外在的意义上说,吉哈德意味着保卫dar al-islam/达尔-伊斯兰(即伊斯兰世界),使其免受非伊斯兰势力的侵略和入侵。最早威胁年轻小区生存的伊斯兰历史战争,在这种“圣战”的外在意义上被称为卓越的吉哈德。但是,当从这些早期战役——这对新建立的宗教团体的生存至关重要,因此具有宇宙意义——的一次战役中返回时,先知对他的同伴们说,他们已经从小的吉哈德回到了大的吉哈德,大的吉哈德是内在的与所有阻止人类按照神化规范生活的力量进行抗争,神化规范是人类原初的,以及是上帝赋予人的本性。

    纵观伊斯兰历史,当部分或整个伊斯兰世界受到来自外部或内部力量的威胁时,小的吉哈德就会回响于伊斯兰世界。自从十九世纪,随着殖民主义的出现和对伊斯兰世界的生存本身的威胁出现以来,这一回响就特别持久。

    但是,必须记住,即使当吉哈德这个概念被伊斯兰世界的某些地方启用的情况下,这通常并不是一个简单的宗教支持战争的问题,而是该社会企图从军事或经济侵略或某些外来观点上保护自身,而在该社会中,宗教是一个主要关切点。

    然而,这并不意味着在某些情况下,特别是在最近的时期,宗教情绪没有被用来或滥用来加剧或使冲突合法化。但至少可以说,伊斯兰世界并没有垄断这种滥用,因为其它文明的历史,包括世俗化的西方,都充分证明了这一点。

    此外,人的本性就是如此,一旦宗教不再对一个特定的人类集体具有中心意义,那么人类就会为了比他们的天国信仰更不崇高的问题而相互争斗和杀戮。通过将战争问题纳入其神圣的立法,伊斯兰教并没有纵容战争,而是限制了战争及其后果,传统伊斯兰世界的历史证明了这一点。

    无论如何,全面战争的思想和消灭全体平民的实际做法并不是从一个主流宗教以积极的眼光看待吉哈德的文明中诞生的。在更外部的层面上,较小的吉哈德也包括社会经济领域。它意味着从人自身开始,在人类生存的外部环境中重新确立正义。捍卫自己的权利和名誉,捍卫自己和家人的荣誉,本身就是一种吉哈德和宗教义务。伊斯兰教法强调的从家庭到整个穆斯林共同体(al-ummah)的所有社会纽带的加强也是吉哈德。

    根据《古兰经》的信条寻求社会正义(当然不是现代世俗意义上的正义),是重建人类社会平衡的一种方式,亦即进行吉哈德,只要我们始终记住《古兰经》的教诲:“后世比今世更好。” 建设性的经济企业亦是吉哈德——只要其目的是整个人的福祉而不仅仅是物质福利。忘记两个世界之间的关系,将会带来不平衡,是对吉哈德反其向而行之。

    所有这些外在形式的吉哈德都将是不完整的,如果他们没有得到更大的或内在的吉哈德的补充,那么这些外部形式的吉哈德事实上就会导致人的过度外在化。人类必须不断地在自己内部进行吉哈德,因为人类状态的高贵存在于我们的外表和我们的真实之间的持续的紧张关系之中,并且需要在整个尘世生命的旅程中超越我们自己,以便成为我们的“本来面目”。

    从精神的角度来看,伊斯兰教的所有“支柱”都可以被看作与吉哈德有关。基本证言(清真言)是“万物非主,唯有真主;穆罕默德是真主的使者”,一个人可通过清真言成为穆斯林,清真言不仅是伊斯兰教观点中对真理的陈述,也是实践内在吉哈德的武器。

    清真言的前半句形式(La illaha ill Allah)在用阿拉伯文书法书写时,就像一把弯曲的剑,用它可以将所有的它者都从至高的实在那里移除掉,而所有在显化中积极的东西都会回归到那个实在。下半句以一种积极的方式而构成诸宇宙、人和来自那至高的实在的启示的综合的、强大的和庄严的宣言。以神圣语言的形式来宣告这两句证言,这是为了修行内在的吉哈德,并使人们意识到我们是谁,我们从哪里来,我们的最终居所在哪里。

    构成伊斯兰仪式核心的每天的礼拜祈祷(萨拉特或纳马兹)再次是一个永无止境的吉哈德,它以一种与宇宙节奏一致的连续节奏打断了人类的生存。要有规律地专心礼拜祈祷,就必须不断地发挥我们的意志力,并与健忘、放荡和懒惰作无休止的斗争。它本身就是一种精神战的形式。

    同样,人们在斋月的斋戒中穿着内在的纯洁和超脱的盔甲来抵御外在的欲望和诱惑,这需要禁欲主义和内在的纪律,而这只有通过内在的吉哈德才能实现。没有长期的准备、努力、历经艰难困苦和忍耐,到伊斯兰世界的中心麦加去朝觐是不可能的,这需要巨大的努力和功夫,所以,先知说:“朝觐是所有吉哈德中最好的”。就像追求圣杯的骑士一样,前往至爱之家的朝觐者必须进行一场精神战争,其目的是使所有的牺牲和苦难都变得微不足道,因为对于那些修行内在吉哈德的人来说,到了真主之家的哈吉(朝觐者)意味着会与天房之主相遇,后者同样居住在另一座克尔白的中央(即心中)。

    最后,交纳天课(zakat)和胡姆斯/khums再次成为了吉哈德的一种形式,不仅因为一个人在交纳个人财富时必须与他物欲灵魂的贪婪和贪心作斗争,而且因为通过多种形式的交纳,有助于在人类社会中建立经济正义。虽然吉哈德不是“伊斯兰教的支柱”之一,但在某种意义上,它存在于所有其它“支柱”之中。实际上,从精神角度看,我们可以从内在的吉哈德中看到所有的“支柱”;从伊斯兰的角度看,吉哈德对人类的生活至关重要,它不仅不反对,反而是补充了在对上帝的沉思中得到和平。

    在精神生活中,完美的宏大的诸多状态也可以从内在吉哈德中看得到。要从尘世的杂质中超脱出来,以便安息在神圣在场的纯洁中,就需要一场激烈的吉哈德,因为我们的灵魂已经深深地扎根于短暂的尘世中,而堕落之人的灵魂将这个世界误认为是真实的。为了克服灵魂的昏睡、被动和冷漠,那些由于忘记自己是谁而成为人类第二天性的质量同样构成了持续不断的吉哈德的对象。将灵魂的统治从其离心倾向的外在消散中拉出来,并把它带回到中心,神圣和平和至美就栖居在那里,这正是灵魂在多样性领域中所徒劳追求的,这又是一种内在的吉哈德。把坚硬的心融化成一股流动的爱之流,它将凭借对上帝的爱而拥抱整个被造物,就是通过一个“工作”来执行内在的solve et coagula(分解和再聚合)的炼金术过程,这不是别的而是一场内在的斗争和与灵魂已经成为的东西的战斗,以便将它转化为它之所“是”的东西,只要它意识到自己的本性,它就永远不会停止。最后,要认识到只有绝对才是绝对的,只有自我才能最终说出“我”,所以要进行将灵魂从健忘的梦中唤醒的至高的吉哈德,并使它能够获得至高的主要的知识,而这正是它被创造的原因。因此,从精神的和神秘的角度所看到的内在吉哈德或战争可以被看作是理解整个精神过程的关键,也被看作是对于一的开悟的路径。通往完美的伊斯兰之路可以根据在地球上建立这条道路的伊斯兰教先知自己所提到的更大的吉哈德的象征意义来构想。

    同样,不管我们的意愿如何,只要创造我们的主愿意,在我们身上发挥作用的生命原则就会通过吉哈德给我们的整个身体灌输以生命,在我们有意识的生活的每一刻,我们都应该寻求执行吉哈德,不仅在关于我们的世界中建立平衡,而且也要在觉识到神圣的实在才是我们的意识的源泉的事情上建立平衡。对于精神性的人来说,每一次呼吸都是一次提醒,他应该继续内在的吉哈德,直到他从所有梦中醒来,直到他的心脏的脉动与初始的圣名相呼应,而万物都是通过它被造的,以及万物都是通过它回归到他们的本源的。先知说:“人睡着了,死了就醒了”。通过内在的吉哈德,精神性的人在这一生中死去是为了停止所有的梦,以觉识到作为所有实在起源的那个实在,以便看到所有尘世之美不过是至美的苍白的反映;为了实现所有人寻求但实际上只能通过内在的吉哈德才能找到的和平。
    -----------

    文章来源:微信平台“我们编辑部”。

    阅读原文

    关键字:
    内容标签:

    如果本站的内容资源对您有所帮助
    献给世界,你的真心,以致来世,以致未来
    献给世界,你的真心,以致来世,以致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