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元网总制作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 » 国际时事 » 正文

新国学网:云·游中国:广西之旅_阿尔伯特-马耳他-马歇尔-广西-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20-05-13  来源:马耳他中国文化中心  作者:杨晓龙  浏览次数:248
核心提示:Iaminspiredbynatureselements,bythewindthatswishesthroughthetreesoftea,pineandbambooandtheloftyspiritoftheMiaoMountains-;-;Albert MarshallAlbertMarshall“桂林山水甲天下,阳朔美景甲桂林”,自古以来,广西美景便久负盛誉。2019年夏,当满怀期待的阿尔伯特·


原题:云·游中国:广西之旅 歌以咏志
核心词:马歇尔,广西,阿尔伯特,马耳他,灯笼,创作,诗人,神秘,自然


  I am inspired by nature's elements, by the wind that swishes through the trees of tea, pine and bamboo and the lofty spirit of the Miao Mountains

  -;-;Albert Marshall


Albert Marshall

  “桂林山水甲天下,阳朔美景甲桂林”,自古以来,广西美景便久负盛誉。2019年夏,当满怀期待的阿尔伯特·马歇尔再次踏上中国之旅,这位年过花甲的老人依然难掩激动和兴奋之情。神奇瑰丽的自然风光,古老神秘的东方文化,独特浓郁的民族风情,甚至空气中充满着的青草鲜花的清新气息,都让他感到亲切、温暖和舒适。


罗城武阳江风光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广西,这座散发着迷人东方魅力的八桂大地,用她的淳朴、美丽和热情迎接着一批批远道而来的客人。作为“灵感中国”来华创作艺术家代表团的一员,马歇尔开始了为其15天的广西之旅,他对当地的自然景观、人文习俗、民族风情、历史名胜、文化场馆等自然和人文遗产进行了详实考察和采风,收获了丰富的创作灵感和素材。

  马歇尔在马耳他是家喻户晓的人物。亲切的笑容,随和的语言,标志性的白胡须映衬着聪明睿智的眼神。他是一位非常有成就的诗人,也是马耳他国家艺术委员会执行主席。短暂的广西之旅给他留下难以忘怀的人生印记,每当夜深人静,回想起那段与广西山水人文的奇妙结缘,心中久久无法平静。东方睿智的启迪和不同文化的碰撞,经过时间的发酵,幻化成源源不断的创作灵感,短时间内,写就六首“不是小诗的诗”并结集出版。


千古情景区夜色


逍遥楼伴月-2018年

  马歇尔将这本诗集命名为《六盏中国灯笼》,诗集名称颇见其良苦用心。众所周知,中国灯笼在世界各地都是中国文化的代名词,有着中国的典型美感,但灯笼的本质作用是照明。马歇尔自喻其创作的6首诗歌为六盏中国灯笼,这是广西带给他的美感与启迪,也是他期望自己带给读者的美感与启迪。

  马歇尔还在诗歌中留下了一些神秘元素。他在诗中自称是“微不足道的欧洲人”,可以想见这是一个远离家乡的异乡人,在这里不为人知,随时可以“消失在风雨之中”。他的诗兴语言创造了各种视觉图像,不断咏叹和强调,这是一块神秘的土地,是一片异国他乡,或者是一块仙境,直到现在还让人怀想,等等。

  文章本天成,妙手偶得之。诗歌更是这样。马歇尔的诗源于广西的自然之美,这种自然之美不仅是壮丽风景,更有在此生活栖居的人民。这反映了马歇尔不拘韵律的“自由诗”创作的双重目的。从根本上说,这是自然的反映,自然是自由且不可控制的,但是,回到“微不足道的欧洲人”形象,它似乎又是对社会规范的一种逃避,异乡的无名诗人就是自由。


东兰红水河第一湾

  这六首诗充满了中国意象,但这不妨碍她们与马歇尔惯常诗作的共同联系。这种联系不在于所用的意象,而在于诗的根源和所用的风格。正如奥利弗·弗格吉里教授在他对马歇尔诗歌的研究中指出那样,作为诗人的马歇尔能够叙述自己的事件并具有反思性。这些诗不能只是表面解读为诗人经历的叙述,读者应该更深入地探寻甚至创作一幅幅有关广西却又超越广西的精美艺术画作。


环江牛角寨瀑布群景区


罗城天门风景区


大化七百弄国家地质公园


芦笛岩


宜州刘三姐故里景区


印象刘三姐剧照


金海湾红树林


“灵感中国”来画创作艺术家代表团合影

  文化沟通心灵,艺术跨越疆界。马耳他诗人阿尔伯特·马歇尔的六首诗,也是连接两个遥远文化的一个桥梁,让中国和马耳他更加亲近,进而有助于构建一个更加团结的国际社区。

  注:文章内容节选自《广西之旅 歌以咏志》-;-;《六盏中国灯笼》序

 

  《六盏中国灯笼》部分诗集欣赏

  作者:阿尔伯特·马歇尔

  (Albert Marshall)

  翻译:史佳君

 

  第一首  阿尔伯特·马歇尔

  《瞬息万变的颜色》

  "Changing color"

 

  你对我的想念,不留丝毫痕迹

  散尽在那木梁中,随着风雨中慢慢渗入,

  从而架起了一座生与死的桥梁。

  是的,这就是我当下在做的

  我现在如同一个被完美保护着的风箱,

  与水稻、古茶林同享着广西那新鲜的空气。

  你看那副三联画,它被陈列在两幅古代妇女肖像中间,

  悠久而精致,

  犹如柳州的奇石,

  又似在风雨桥上,

  在神秘而平静的面纱下

  变换着色瞬息万变的色彩。

 

  you wanted me

  without leaving behind the slightest trace

  to evaporate into a wooden beam

  and to inlay myself softly

  with the shapes of rain and wind

  which animate this bridge between life and death

  and that is what I did

  and now in Guangxi, I’m a sheltered bellows

  sharing the air with rice plants

  with tea shrubs

  a triptych

  sitting on a bench between two ancient women

  older

  finer

  than the rare and precious stones of Liuzhou

  changing colour under the veil of a mysterious peace

  on the bridge of rain and wind

 

  第二首 阿尔伯特·马歇尔

  《来自广西山区的美丽人们》

  "These beautiful people from the remote Mountain of Guangxi"

 

  他们称他们为少数民族

  这些来自广西偏远山区的美丽人们

  由从天而降的女娲照顾着他们

  在责任的重担下,他们弯着腰,但仍然挺拔

  空空的麻袋,却装了满满的善良

  他们拥有的不多,却拥抱着世界

  他们从不和人竞争,所以也没人会来掠抢

  他们生存在自己的天地里

  一英寸也不想多拿

  但他们是世界和宇宙的主人

  这些就是来自广西偏远山区的美丽人们

  与此同时,尽管他们保持着友善,

  与千禧一代一起迈入新生活

  但他们依旧保持了对新科技的瞻望

  他们依旧抽着原始的烟,

  对于家门口日新月异的人工智能,无动于衷

  当千禧一代在社交软件上炫耀着时尚时

  他们却在为少数民族文化而努力

  千禧一代是新中国充满活力的象征

  虚拟的

  但是来自广西偏远山区的美丽人们

  他们才是真正的骨干

  真正鲜活的生命

  他们是中国的丝绸之路通向历史那“龙的传说”的先驱者

 

  they call them ethnic minorities

  these beautiful people from the remote

  mountains of Guangxi

  cared for by a mystic mother from whom were born

  heaven and earth

  bent under the burden of duty but still upright

  empty sacks but brimming granaries of goodness

  they own little but possess the world

  they never compete so nobody competes back

  they occupy just enough space to exist

  not an inch more

  but they’re masters of the cosmos and the universe

  these beautiful people from the remote mountains

  of Guangxi

  meanwhile despite loyal comradeship with their

  millennial companions

  they avoid the traps of new technologies

  they’re untouched by the AI of the chinese homo

  deus smoking tea leaves on their doorstep

  and while the millennials strut their apps on Instagram

  their ethnic minorities comrades showcase

  ancestors’ costumes

  millennials are the vibrant energy of new china

  the virtual one

  but the beautiful people from the remote mountains

  of Guangxi are the backbone

  the true anima

  of a china whose silk road leads to the legendary

  sheltered haven of the nostrils of the dragon

 

  第三首 阿尔伯特·马歇尔

  《老君洞的回声》

  “The echoing voice of Miao Mountain"

 

  那些穿透苍穹的和声

  那些没有音节的声音

  在苗族山顶间回荡

  那些回荡的声响优美的拍打着节奏

  那么愉悦,欢腾

  而今天,对于我们这些微不足道的西方访客

  它们好客地开辟一条湛蓝传奇,在时光夕雾中萦绕,

  点缀出水帘悬挂的瀑布。

  茶树、松树还有竹林,

  像指挥家一般,

  指挥着乐团

  声响磅礴而神秘,

  犹如被一条深居在老君山洞中的巨龙吞噬。

 

  rivalling the choirs of the empyrean

  the silent voices

  echo among the peaks of the Miao mountains

  elegant rhythms from these voices jubilant

  and today for this insignificant European's visit

  they’re decked out in new blue legends expressly

  painted waterfalls bordered in the mists of time

  trees of tea pine and bamboo

  like conductors

  directing an orchestra

  whose sonatinas are chewed by the dragon

  who dwells in the mystic caves

  of laojun

 

 

责任编辑:郑思明






关注新国学网微信公众号:

新国学网微信公众号

 
 
[ 新闻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相关图文

新国学的目标及启蒙运动

新国学的目标是建立以自然法则、社会国家属性厘定及其仿生系统进化模式为框架的社会国家结构,由此人类可以高效而平等自由地生活... 【详情】

理想的社会

理想的社会(一)--基元学宗旨之一人类有史以来,社会和国家的建立,不是基于暴力、就是基于利益博弈及其理论,从未建立起一个基... 【详情】

新国学的精神

新国学的精神,首重“科学精神”,失去了科学的内涵,新国学就失去了历史的意义,随着科技和时代的发展,早晚会被淘汰,依旧是如... 【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