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元网总制作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 » 国际时事 » 正文

新国学网:二战时为纳粹翻译95岁的他面临被加拿_兰德-纳粹-加拿大-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9-05-16  来源:中国新闻网  浏览次数:176
核心提示:中新网5月16日电综合报道,因曾在二战期间曾为纳粹翻译,加拿大95岁老人奥伯兰德为保国籍上诉20余年。近日,加拿大联邦上诉法院再次判其败诉,并驳回其上诉申请,奥伯兰德面临被驱逐出境。加拿大政府认为,虽没有奥伯兰德当时参与屠杀的直接证据,但他曾加入纳粹行刑队,这本身就构成犯罪。事实上,多年来,国际社会从未停止对纳粹战犯的追踪,许多未直接杀人的“小人物”,亦被判刑,引发对“有罪”与“无辜”之间界限的思考。资料图:当地时间2015年4月26日



二战时为纳粹翻译95岁的他面临被加拿大驱逐出境

中新网5月16日电 综合报道,因曾在二战期间曾为纳粹翻译,加拿大95岁老人奥伯兰德为保国籍上诉20余年。近日,加拿大联邦上诉法院再次判其败诉,并驳回其上诉申请,奥伯兰德面临被驱逐出境。加拿大政府认为,虽没有奥伯兰德当时参与屠杀的直接证据,但他曾加入纳粹行刑队,这本身就构成犯罪。

事实上,多年来,国际社会从未停止对纳粹战犯的追踪,许多未直接杀人的“小人物”,亦被判刑,引发对“有罪”与“无辜”之间界限的思考。

    资料图:当地时间2015年4月26日,法国总统奥朗德参观了二战纳粹集中营,此活动为纪念集中营解放70周年的一部分。资料图:当地时间2015年4月26日,法国总统奥朗德参观了二战纳粹集中营,此活动为纪念集中营解放70周年的一部分。

【上诉20余载 难逃被驱逐命运】

据悉,奥伯兰德出生于乌克兰,夫妻二人最初于1954年来到加拿大,在入籍申请时隐瞒了曾为纳粹翻译的经历,于1960年成功入籍,并在当地成为了一名土地开发商。

然而,数十年后,真相败露。原来,奥伯兰德曾在二战期间担任纳粹行刑队EK 10a的翻译,虽然他坚称自己是17岁时“被迫加入”EK 10a,且没有证据表明他参与了任何暴行,但史料显示,奥伯兰德至少为EK 10a服务了一年半,该组织当年残暴屠杀了近10万人。

1995年,加拿大政府决定撤销其国籍,奥伯兰德不断上诉,开始了所谓“国籍保卫战”。2000年,加拿大联邦上诉法院判定称其隐瞒了二战经历,一开始就不该获得国籍。

    资料图:当地时间2015年1月12日,匈牙利布达佩斯,89岁的奥斯维辛集中营幸存者Erzsebet Brodt拿着家人的照片。资料图:当地时间2015年1月12日,匈牙利布达佩斯,89岁的奥斯维辛集中营幸存者Erzsebet Brodt拿着家人的照片。

后来,加拿大政府分别在2001年、2007年、2012年和2017年做出撤销其国籍的决定,奥伯兰德持续上诉。最终在2019年4月24日,法院决定维持原有裁决,并在随后驳回了奥伯兰德的上诉请求。

其24年的上诉之路,随之宣告终结。

法院判决结束后,自1995年起就一直追踪此案的加拿大犹太人大会前CEO、人权倡导者法伯称,加拿大政府下一步就是要将奥伯兰德驱逐出境,他说,“想想纳粹受害者的悲惨经历,他们可没活到95岁。”

【协助纳粹即构成犯罪?】

1995年,加拿大政府决定撤销奥伯兰德国籍时,曾表示加入过纳粹行刑队本身就构成犯罪,已足够将他归入“战争罪犯”。

法伯曾表示,“翻译是纳粹死人机器上不可缺少的齿轮。”他们在纳粹进行屠杀时提供了必不可少的帮助。

事实上,多年来,世界各国对二战纳粹分子的追捕从未停息,2013年7月23日,国际人权组织西蒙·维森塔尔中心,发起了一项引人注目的运动:悬赏追查二战纳粹战犯。

2014年时,奥伯兰德的名字,就出现在了西蒙·维森塔尔中心的通缉名单上。

该组织表示,“纳粹行刑队EK 10a谋杀婴儿、儿童、妇女、男子以及所有被纳粹定义为身体或精神软弱无能的人群。像奥伯兰德这样的‘杀人犯’,必须受到惩罚。”

    资料图:当地时间7月15日,德国吕内堡,前党卫军成员、现年93岁的奥斯卡·格勒宁接受法庭审批。资料图:当地时间2015年7月15日,德国吕内堡,前党卫军成员、现年93岁的奥斯卡·格勒宁接受法庭审批。

【追查纳粹战犯 如何区分“有罪”与“无辜”?】

近年来,曾在二战时站在纳粹一边,但据称未直接参与杀人的“小角色”在德国被判刑,包括监狱看守、会计、厨房帮厨等。

——2011年,前纳粹集中营看守德米扬纽克因协助杀人罪,被德国法院判刑5年。而在此之前,在德国只有证据确凿,能证明被告犯杀人罪才会被量刑。

——2015年,德国一名自称“从未杀过人,只提供了帮助的”前纳粹分子,时年93岁的老人奥斯卡,被送上法庭并判刑4年。他曾在1942年至1944年作为德国党卫军在奥斯维辛集中营执勤,主要任务是管理囚徒们的钱币、首饰等有价值物品,被称为“奥斯威辛的会计”。

但一名检察官指出,奥斯卡曾帮忙清理遇害者的行李,掩盖屠杀痕迹。他清楚这些不能服苦役的在押犹太人的命运——被送到毒气室杀死。

一名判决纳粹战犯的法官表示,只要参与就有罪,就要受到制裁。因为由于这些人的参与,希特勒的“死亡机器”才得以运转。因此无论是从事什么工作,是否杀害过什么人,只要在集中营工作过,就可治罪。

德国《明镜》周刊认为,奥斯卡案让人们重新思考“个体在集体罪行中应承担的责任”。更重要的是,该案引发了广泛思考:在涉及审判“下级”纳粹人员时,究竟该如何在“无辜”和“有罪”之间,划出界限?(完)







关注新国学网微信公众号:

新国学网微信公众号

 
 
[ 新闻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相关图文

《新国学》连载之一

前言新国学是使用可定性定量化的数理模型和哲学方法论,穿透打碎旧国学并提炼凝结而形成的学术体系。数理模型和哲学方法是基元学... 【详情】

人性与是非善恶

生而为兽,教而为知,学而为人。不教不学,是为原人。教学愚知,是为愚人。教学知识,是为知人。教学智识,是为智人。... 【详情】

宗教裁判法

在非三权分立的国家、特别是集权国家,当民间人士与政府法院发生冲突的时候,应当由不受政府控制的宗教界人士来裁判。由于在现实... 【详情】

史书重修的一个原则

由于各种众所周知的原因,历代掌权者如皇帝、统治者甚至占据某个位置者如孔二等,都要对某事某物某人进行自我偏见式的评价、灭存... 【详情】